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总裁小说 > 恐怖堡 > 第十一章 手谈

恐怖堡:第十一章 手谈

小说:恐怖堡作者:一号玩家

    此人名叫耿文则,年纪与我相仿,举人出身,之前一直在国都混迹,没什么名声。前不久,他写了一篇檄文,痛斥燕王图谋不轨,不忠不义,文字激扬澎湃,一夜间名声大噪,得到了太子的青睐,这才得到了升迁机会。

    贺一鸣道:这么说,耿文则也是个钻营投机之辈?

    咳,君子不在背后说人坏话。

    贺亦儒神色一肃的摆了下手,眼神里却是浮现一抹轻蔑之意,呵呵道:不过,但凡当官的,哪个不是钻营投机之辈?官场本就是个大染缸,就算你有一颗赤诚之心,迟早也会被染得乌七八黑的。

    听了此话,贺一鸣抖索精神,终于找到一个切入点,连道:说起赤诚之心,孩儿倒是觉得,有些人的赤诚之心本就是假的,一进入染缸就黑了,而另一些人却是初心不改,如真金白银一般,任何染缸都染不黑。

    贺亦儒挑眉道:哦,你见过这样的人?

    贺一鸣顿了顿,认真地道:父亲可还记得十一年前,孩儿与你一起去南山寺上香,途中遇到一个卖身丧母的小女孩吗?

    贺亦儒眉头皱了皱,忽然想起了什么,脱口道:兰兰?

    贺一鸣点头道:兰兰是个懂事的好女孩,心地善良纯洁,父亲你帮她安葬了亡母,收留了她,她一直心怀感激,视你为天地,尽心尽力伺候孩儿,孩儿每次病了,都是她不眠不休照顾,每次都因为担心孩儿而哭得眼泪哗哗的。无论她受到多少责罚,从来没有一句怨言,反而常说,贺家就是她的家,老爷就是她的再生父母。

    贺亦儒捻着黑子的手停顿在半空,许久,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忽然叹道:为父见你病倒,一怒之下责罚了兰兰,确是不该。

    贺一鸣道:兰兰有义务照顾好孩儿,父亲责罚她失职也没错,只是,孩儿自幼体弱多病,兰兰照顾不周情有可原,责罚不宜太重,请父亲开恩,让兰兰继续回来照顾孩儿。

    贺亦儒道:好。

    贺一鸣大喜,陪着贺亦儒继续下棋,结果自然还是输了。

    贺亦儒是侵淫棋道多年的对弈高手,整个锦绣城,能与他匹敌的棋手,一只手数的过来,贺一鸣短时间内,远不是他的对手。

    随后,贺一鸣离开书房,回到自己的房间,当即命孙虎去叫管家李典。

    片刻后,李典来到。

    贺一鸣道:李管家,父亲已经原谅了兰兰的过失,你把她调回我的身边。

    李典神色一变,面露为难之色。

    贺一鸣挑眉道:怎么了?

    李典道:公子有所不知,就在今日,兰兰因为咒骂老爷,已经被我逐出贺家,卖去了青楼。

    什么?贺一鸣勃然大怒,眯了眯眼,忍着火气道:你说兰兰咒骂老爷?你亲耳听到的?

    李典道:没有,不过有小翠和刘嬷嬷共同作证。接着,李典将小翠和刘嬷嬷如何发现兰兰咒骂贺亦儒的一幕幕娓娓道来。

    小翠?贺一鸣猛地回想起早上那会儿,小翠无比积极地要帮他送金疮药给兰兰,自称她和兰兰是好姐妹,却转头就举报兰兰咒骂老爷?

    尽管贺一鸣无比想要研究水滴古玉,兴奋了一路,但当他回到贺府大门前的时候,却是生生遏住了这种冲动。

    因为他猛地想起了兰兰。

    兰兰受到责罚,被赶去了浣衣房吃苦受累,我得尽快把她弄回身边。

    待在浣衣房那种地方的,全是最卑贱的家奴,干的活又脏又累,还容易染病,兰兰失宠受罚去了浣衣房,肯定会被那些人狠狠欺负。

    此事宜早不宜迟。

    贺一鸣思及此处,连忙问了门房:父亲回来了吗?

    门房回道:半个时辰前回来的,正在书房歇息。

    贺一鸣当即迈步去了书房。

    来到门前,他听到门内有笑谈声传出。

    听声音判断,应该是父亲贺亦儒和二夫人秦思珠。

    贺一鸣轻轻敲门,唤道:父亲在吗?

    一鸣?快进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