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神话小说 > 断琴长歌 > 第二百一十章 仙界盛宴(下)

断琴长歌:第二百一十章 仙界盛宴(下)

小说:断琴长歌作者:几蒲团

    对于林湖心中仅存得那么一点点感情和信任,被林湖如今很是不理智的行为和话语,全部消耗殆尽,昆玥对于如今的林湖,是失望都不存在,有的只是如陌生人一般的冷漠。

    林湖自然也是看到昆玥面上的这种变化,而她也是立刻意识到自己刚刚犯了多么不理智得错误,是正中那狐言下怀,怪不得他之前会露出那样的笑容。

    他早就料到了!

    昆玥转身看向狐言那处,面色未变,只淡淡说道:你有什么想说的,不必绕圈子,直接说出来罢。

    昆玥已经记不得自己当初在第一次见到林湖的时候是在哪里,而当时又是因为何故而将这个丫头收为徒弟了,后来仔细想想,似乎只是记得这丫头当初在刚刚见到他的时候,满脸戒备,而且她所在的那片地域,除她之外再无活人。

    当初昆玥觉得这丫头可怜,可能是遭遇了战乱,亲人全部死去,只余她一个人,而昆玥恰巧又发现这个丫头天赋不凡,适合修道,这才没有只是将她送到好人家去让她安静长大,而是将之带回昆仑山,收为了徒弟。

    这林湖刚到昆仑的时候简直就像是竖起了全身尖刺的刺猬,就算是救了她带她回来昆仑,给她好吃的好喝的,给她买新衣服的昆玥,林湖都没有几个好脸色,至于说话是更没有说过了。

    而昆玥对于孩子,那是太有耐心了,尤其是在自己猜测过这孩儿身世凄惨之后,所以不论林湖怎么任性不理人,他都有着极大的宽容和耐心去溶解这丫头心中被迫裹上的这层冰寒。

    当然孩子毕竟是孩子,能有多深的怨恨?就算是当年亲眼见到家人惨死,又自行逃亡险些死去,后来被师父带回昆仑,也是如林湖这般情状,最后不还是好好的,恢复了身为一个孩子所本该拥有得顽皮与快乐?

    林湖亦是如此。

    而不论是仙修,还是魔修,妖修,亦或是鬼修,还有那些早就被封印在神界之中的神尊,在六界的法则之中,早就规定,只要是修道,这些人就统统无法干涉人界寻常人的生活,即使你只是还在修行并未取得成果。

    所以后来昆玥并没有过多去了解林湖当初的身世背景,因为既然入了仙门,就该了却尘缘,有家人还好,亲情不用断,但是林湖算得上是跟昆玥差不多,都是没有亲人的可怜孩子。

    至少当初昆玥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今日所见,可见当年昆玥的自以为,也真的不过是自己以为罢了,林湖并不是寻常凡人,而是狐妖,从她身上的气息来看,如今算的上是妖,可进入妖界修行,但是换到当年,怕是也只是一只刚刚好可以化形的狐妖,根基不稳,但是不知道为何在来到昆仑之后,一点儿马脚都没有露出来。

    昆玥瞧着林湖,眼里尽是不可置信,不过好歹也是一山掌门,也是经历过不少大事,见过不少大世面,也不过片刻,就是很好得将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

    而对于林湖之前的那句话,昆玥看着她,只低低说道:如若当年不是师兄说你的话有破绽,我也不会对于你多加注意,我从来没有会想过怀疑你,只是你却从未做到让为师不怀疑你罢了。

    对于徒弟昆玥算是很尽责的了,对于花以,他当年亦然是承受着山中不少人的反对将之收为徒弟,只是因为觉得这个子合眼缘,而且天赋不错,性格也很好,适合带着修仙,但山中人当年却是一花以身上戾气太重不愿意接受他。

    但是后来花以短暂时间内取得卓越的成就和抵达的修为境界,已然是足以令得那些人闭嘴,是心服口服,所以在后来昆玥想要收竹词为徒的时候,也不过是觉得山中人目光短浅罢了。

    就是他也没有注意到反对花以进昆仑的人只是少数昆仑中的老人,而反对竹词的人,却几乎占遍了全山,而且反应尤为激烈,甚至于秦丘还跟昆玥以掌门之位来打赌说竹词必然无法修成仙骨,无法成仙。

    要知道如果秦丘赌赢了,他会取代昆玥成为昆仑掌门,但是如果昆玥赌赢了,那秦丘这个陪伴昆仑山多少年的大长老就要离开昆仑山,另谋生和住处了,虽说昆玥不一定会真的赶走他,但是秦丘自己的尊严使得自己不会不遵守承诺。

    秦丘这个人,固执又不讨喜,但是昆玥最认同他也是最佩服他的一点就是这个人对于昆仑山的爱护和保护,是已经如同深深刻入灵魂一般深邃,他一生没有成亲没有妻儿,是把自己一生全都放在如何让昆仑变得更加稳固强大上边。

    让他离开昆仑,无异于就是对这个人最大的处罚了,他敢用这个跟昆玥打赌,是笃定竹词绝对无法成仙。

    至于秦丘为何那般肯定,昆玥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三个徒弟里边,就属林湖入山之时最为平静,甚至于大家都还很喜欢她,纷纷送礼,是把这丫头宠的很好,真正享受到了一个掌门弟子所该拥有的待遇。

    却不曾想到最后出事的,竟会是这个当初看似最平常的林湖。

    如果不是江调当初说这林湖对于竹词掉入南海一事上的说辞漏洞太大,昆玥也决计不会再去深入探查,如果当初换个人跟他说,那昆玥是信都不会信,而且不止林湖,就算是江调跟他说花以或者是竹词有问题,昆玥都会很认真的考虑,去注意,如今在昆玥心中占比重最大的人,依旧还是当年最照顾他的师兄江调。

    如今想到江调,昆玥就不由得会想到江调接下来不得不去做的那些事情,心中就是阵阵烦闷,而想到江调如此,就是跟山中尸腐之气有关,而山中的尸腐之气跟赵祎的事都有可能跟林湖有关,心中就是越发的烦躁起来。

    可是即使是知道如此,昆玥看着林湖,却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气愤,不知道为何,有的只是失望而已,但恰恰是这股失望,才使得林湖更为绝望。

    哪怕是看到昆玥生气,要惩罚她,都比如今昆玥眼中深深得失望给林湖带来的伤害要大。

    对不起,师父。

    林湖不敢再看昆玥,她害怕再看到昆玥眼中那浓浓的失望,她深深低下头,很声得说了一句,随后沉默片刻,是将自己腰际别着的另外一柄长剑取下来。

    这是当年在拜入师门的时候,昆玥送她的第一把长剑,是他们师徒一场的见证,也是个重要的信物,不过虽然这赠剑是所有师父都会在收徒弟的时候进行的步骤,但是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铸器大师,许多剑也不过是普通的淬炼仙剑,只是由那些师父们自行用自身灵力再度淬炼一遍沾染了自身灵气便罢,实则并无什么太大的用处。

    昆玥也是如此,不过他当年算得上是杂七杂八都会一点,这筑器对于昆玥来说,虽然没有多精通,但是自己打造一把,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花以可没有这种待遇,因为当年收徒花以的时候,昆玥还没有自行学过筑器。

    而给林湖的这把剑,名唤知雪意,因为当年实际上是在冬季见到的林湖,虽然没有下多少雪,但是林湖的心境却是如大雪纷飞,许久不得见晴,昆玥费心费力给她打造的这一把知雪意,乃是希望林湖可以早日走出心中阴影,大雪纷飞有时候并非意味着灰暗冰寒,而是带来冬季最温柔的问候和粉妆玉砌的美好。

    心中有雪,待知雪意,如知雪意,心亦有雪。

    看着手中的知雪意,林湖眼中立时蒙上一层薄薄雾气,她生生将之忍回去,吸了吸鼻子,微微抬起头,还是不敢看昆玥的眼睛,她握着长剑的手微微使劲,同时低低说道:弟子犯下大错,不求师父原谅,也不敢让师父犯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