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热血小说 > 那个风度翩翩的少年 > 第35章 小母狗

那个风度翩翩的少年:第35章 小母狗

小说:那个风度翩翩的少年作者:不关峰月

    可是张顺、张耳他们都被放回来了啊!朱容卉安静的说道。

    他们不是凶手!易止沉重的说道:你也不是!

    既然我不是,为什么我还与这事有牵连。朱容卉委屈的说道。

    你以为这件事是针对你吗?你别忘了那天万大将军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你带走的。易止平静的说道。

    她一直一位皇帝和万叔叔是好朋友,就算有矛盾,可是朋友之间不能多一些体谅吗?她疲惫的垂下眸子。

    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矛盾啊!

    听着少年说道一脸轻松,她心里的害怕也稍微好了一些。她看着天上的星星,黑葡萄般眼珠被它深深吸引,星空辽阔,好一个月夜!

    比起繁华喧嚣的临安城,安静沉稳的冶炼署更令人欣喜。夜色下,那些斑点大的帐篷像是一颗颗发光发热的流星,璀璨的光芒将它那一亩三分地点缀的淋漓尽致。

    月色下,马儿像是一只离弦的银色箭矢,穿梭在无边无尽的黑夜

    一处溪水边,一队人马正在取水。领头的那个男子正在溪水中清洗手中的箭矢,那泛着银光的箭头,在月光下反射出无数道摧残的光芒。

    箭头看似平常,实则布满了剧毒,只要稍稍划破皮肤,毒液就会立刻侵入肌肤,不出几秒便是死亡

    冶炼署的炼器室。

    闲静的午后,一个披朱挂紫的男子坐在桌前。

    桌子上堆满了白花花地木屑,一卷一卷,杂乱的堆在一处,像是小山,男子的头颅从山后显露。

    这些酸枣木费了他太多的时间,他爬山涉水就是为了这些木材。弩身的制造最为挑剔,上等的木材不仅关乎着弩机的外形还深深关乎着它的力量和韧性。夏朝的市场上还没有木材之类的售卖,不就是一根木头,所需要的到自家门前砍几棵树就是。

    易止一本正经的坐在桌前。手中的炭笔在那一张大白纸上肆意发挥,每一段线条都是一次深刻的回忆。现在的他正凭着自身的记忆画出深受后人推崇的连弩。墨点成线,很快少年就将脑海中的连弩形状诉之于笔端。

    冶炼署背后的山上棠梨木倒是很多,但是说到当中的极致还是得推酸枣木。那种内心发红的酸枣木更是惊艳。

    这边是弩身的材料,那边事弩弓的材料。

    苗竹以表面为霜者为最佳,竹片用烟熏水泡以防止蛀虫易止一边描绘一边想着弩弓的要求。

    少爷,二殿下来了。门外传来女子的喊叫。

    来了,来了。易止急急忙忙的出门。

    这位殿下应该是刚从烟花之地缱绻出来,身上满是脂粉味道。易止对香味很是敏感,轻轻一嗅他就知道这是李湘湘常用的香粉。

    刚才湘湘姐那里出来吧!易止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什么也瞒不住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夏启鸣笑着说道,然后点点头。

    易止嬉笑说道:你身上这么重的脂粉味,换了谁仔细闻都能闻出来。夏启鸣瞧了他一眼,嘴里喃喃的说道:狗鼻子。

    夏启鸣摒退左右,靠近易止的耳朵轻声说道:你那位朱小姐又有麻烦了!听说是我父皇的密令,直接抓进离狱。任何人不得探视。

    易止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她现在人在何处!

    荣晴楼,夏启鸣很轻松的吐出那几个字,兄弟的女人我自然要全力保护。自从那日牢狱查看,他就看出了易止对于这个女子的喜爱,那是一种可以舍弃生死的爱,况且少了易止,自己和湘湘的可能性又加大了几分。

    易止一刻也等不及,他将图纸揣进坏中,跨上马立刻奔向临安。

    皇帝真的要如此对待一个娇弱的女子吗?还有万大将军的这层面子他不再顾及了吗?夏朝国力强势何必对大虞如此迁就,完全可以轻松击溃,打的他们痛哭流涕,求爷爷叫奶奶。

    浅草没过马蹄,这些疑惑一直在易止的脑海中萦绕。

    又是一个惬意的黄昏时分,远处小圆在暮色中慢慢下沉,周身的橘黄色光晕一圈一圈很浅很淡。

    皇帝不惧外敌,要对付的是朝中各方势力!

    易止看着远处高杆的麦子,好像被红日烧灼起来,一串串的麦穗成了金黄色。

    临安城比时间还要繁忙。大街小巷的商贩和坊内小厮在夜幕即将拉下的这段时间更加忙碌,酒楼门前的小桔灯点亮,肥腻的老板趴在柜台手中的算盘拨来弄去计算着今日的损失与盈余。小杂役打扫店面,准备着晚间的狂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