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热血小说 > 妃宠不可之魔君请温柔 > 24新未婚夫

妃宠不可之魔君请温柔:24新未婚夫

小说:妃宠不可之魔君请温柔作者:烟茫

    唐夫人在紫莹的陪同下,拎着熬了一个时辰的参汤,走进萧泓博的寝室。

    由于接连几晚做噩梦,萧泓博病倒了,卧床不起。

    正巧薛太医在给萧泓博诊脉,一边询问病情。

    接连几晚做相同的恶梦,就是梦见梦见大开杀戒,满地的鲜血和尸首萧泓博眼眶深陷,憔悴恍惚,眼角不由滴落泪水。薛太医,你看老夫这病还有的治吗?

    薛太医诊了脉,沉吟道:萧员外此症是惊吓过度,吃些安神定心的补药,应该有些疗效。只是,心病还需心药医,找到症结所在,解开了这病根,自然就大好了!

    等到薛太医离开,唐夫人这才走过来,在榻前对萧泓博福了福身子。老爷,可好些了吗?

    萧泓博根本没有睁眼睛,额头却渗出一层冷汗。

    唐夫人略略踌躇,开口道:妾身知道老爷担忧什么。当年,凌家惨遭灭门,只因君陌心的一时盛怒。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君陌心毕竟被囚禁了十七载,元气大伤,待到他恢复过来也需要些时日。大小姐远赴昆仑求学,如能学成归来,妙心师太必能教授她自保之法。就算魅儿敌不过君陌心,好歹她乃妙心师太的关门弟子,到时有昆仑相助,也不必十分惧怕那魔头!

    妙心师太被先帝御封为国师,身份尊贵荣耀,昆仑山又被尊为武学圣地,萧魅若真能得妙心青睐,授以衣钵,萧家无疑威望大盛。

    萧泓博顿时睁开眼睛,脸上流露出几分暖色,道:难为你分析得如此周到,很有几分道理!

    瞿夫人走过来,皮笑肉不笑地道:老爷对大小姐给予厚望,就是不知道送去昆仑的书信什么时候有回信呢!

    屈指算来已有七日,驿站飞鸽传书也该到了罢!提起书信,萧泓博当真是望眼欲穿。魅儿也该回信了!

    离开萧泓博的寝居,瞿夫人故意撵上唐夫人,话里有话地说:你别只顾着拿大小姐来哄老爷欢心,如果昆仑派那边说查无此人可就尴尬了!

    说罢,将手里的帕子一甩,故意甩到了唐夫人的脸颊上,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唐夫人始终保持沉默,但却悄悄咬起银牙。

    紫莹俯耳悄声禀报:刚收到了唐门的飞鸽传书,琪小姐已经拦截住了那只信鸽,还另拟了妙心师太的书信送过来了。一切都照着夫人的要求安排,没有任何意外!

    唐夫人精神一振,欣慰地道:整个唐门,也就琪儿最贴心。

    琪小姐从小亲近夫人,对夫人极为尊祟。这几年更是出落得如花似玉,又深得唐门真传,听说有好几家世家公子前去求亲呢!紫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唐夫人的脸色,小声地接道:如果大小姐一去不返,萧家容不下夫人的话,琪小姐倒是可以依靠。

    这番话,紫莹无疑是鼓起勇气才说出口的。她必须要让主子明白,纵然再不舍,萧家也可能不是她们的归宿,在被扫地出门之前必须要另谋去处了。

    唐夫人和缓的脸色顿时又阴沉下来,她瞥了紫莹一眼,后者立即低下头去。半晌,她声音幽冷地道:我即嫁入萧家,便没打算离开!如果真有容不得我那日,我就一头撞死。琪儿念旧,我走后你就投靠她去吧!看在我的三分薄面上,相信她必能善待于你!

    夫人!紫莹扑嗵跪倒在地,以头磕地,哭道:奴婢知错了!要死就死在一起,奴婢断不会丢下夫人独自苟活!

    唐夫人缓缓抬首,仰望头顶的天空,半晌喃喃地道:哪里就到如此地步了!我不信偌大的萧家就没有我一席容身之地,况且还有魅儿我相信她不会把我独自丢下,终有一天她会衣锦返乡!

    君陌心,有种你出来!

    南宫钰拎着剑,四处找寻君陌心,但熙攘的人群里再没有那条可怖的白色身影。他的俊目已呈腥赤色,俊美的五官因为恐惧仇恨而可怕地扭曲,握剑的手臂不停颤抖,眼角暴跳。

    郑恩从没见过主人如此失态的样子,那模样就像是个被怪兽吃掉全家人的孩子,惧怕到极点却又痛恨到极点。他试探着上前,想安抚南宫钰:公子,你冷静些!

    南宫钰无法冷静,他陷入一种半癫狂的暴躁状态,只想杀人,用鲜血来缓解仇恨的饥渴。君陌心,我要将你剥皮抽筋剔骨剜心碎尸万段!有种你出来,滚出来!

    君陌心郑恩吃惊不小,忙提醒道:君陌心是昔日修罗殿的魔君,但十七年前就被四大世家联手除掉了!他早已不在人世间,公子,你看花眼了吧!

    他化成灰也我也认的!南宫钰挥剑一阵乱舞,想把童年记忆里的血腥片断斩碎。可是,那段记忆已经深入骨髓,是他永远都挥之不去的梦魇。是他杀了我外公全家,是他杀了我娘亲!

    公子!大公子!你醒醒!冷静!郑恩担心南宫钰这样会误伤到自己,劝说已经不管用,咬咬钢牙,他当机立断,对着南宫钰射出一枚麻醉针。属下得罪!公子需要冷静,属下这就带你回邑城见国公爷!

    找到客栈安顿好,玉蝉也吃了药躺下休息,萧魅这才揉着酸痛的腰坐下来休憩片刻。

    然而,文家的四兄妹却不肯让她有片刻的安静。

    大表妹,南宫家的大公子真得退婚了么!文山不死心地问道。

    萧魅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碗茶,猛灌了几口,这才翻个白眼:你们不是都亲眼看到了么!

    文海忿然道:多年的婚契怎能轻易出尔反尔,起码得让他多赔偿些金银!

    南宫大公子真是英俊啊!嫁给他做侍妾也不错呢!文雨想到南宫钰的英俊容颜不由心动不已。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